布莱恩·施密特:数字革命——大学的美丽新世界

今天,我要从宏观层面谈数字革命这个话题。未来十到二十年时间里,大学仍然是知识的拥有者和管理者。我们通过传承知识管理的方法、编写教科书、教导老师如何教学、如何开展教学研究等方式,持续地创造知识。学位已成为了一种标准,学生职业生涯的发展需要学位作为支撑。

当前,数字变革带来了非常重大的挑战,为大学开启了新纪元。在过去75年的时间里,尤其是二战以来,大学教育逐渐成为普及化的教育。大学现在仍然在持续推动全球经济发展,大学所有的研发成果都将被世界各地所获取。大学具有较高的自由度,政府可能以学费或者研究项目的形式来支持研究和教学,而普林斯顿大学是唯一一所依靠自己的资源开展研究的大学。大学还具有较高的透明度,但在数字变革的时代,那些不透明的技术公司变成了大学的竞争者,技术公司能够在数字化媒体和网络中充当行业专家,也能在政策制定者、政府和公众面前充当专家,大学该怎么办?大学还面临大规模的线上教学所带来的冲击,以上这些都是教育界面临的共同挑战。

当然,技术公司也做了很多贡献,例如,促进大型语言模型发展和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。但这些技术公司未来如何发展?从短期或长期看,技术公司都会对大学产生影响,因此未来技术公司与大学的关系需要进一步探究。目前,技术公司与大学的关系很大程度上没有受到监管,大学如何能够在产出优秀研究成果的同时,又能保障公司的短期利益,这是关键所在。技术公司经常挖走大学的计算机教授,但我认为这样做比较短视。

大学学位具有一定的权威性,我们已经在思考未来如何通过技术公司的系统来提供培训。技术公司在给大学提供更好的培训时,也提升了公司中相关人员的专业化水平;一些工作人员即使没接触过学位教育,仍然能够成为这个领域的研究专家。人工智能、大型语言模型以及生成式人工智能都将改变现在的大学教育,也会带来很多好处,比如ChatGPT。未来几年,我们可能无法从一个个性化的视频中辨别出哪些是人类所完成的,哪些是人工智能制作的,但大学却能够为我们提供这些专业知识。未来,生成式人工智能生产的产品可能仍然需要大学的专家来辨别,因为普通人无法了解到人工智能领域的技术进展。因此,校长们都应该考虑大学的价值体现在哪里,要认识到数字化技术对于企业、高校都有一定的意义。

大学中有大量的学者、顶级专家和非常聪明的学生,这些学生或专家不可能在未来被科技所替代,但是未来90%以上的学生都会受到AI技术的影响。因此,大学需要提升师生的数字素养或者推动数字技术建设。未来科研与教学会有明显的分离,我们不能确保教学以传统的标准去评价,但是我们可以确保的是知识生产的持续性。

威廉·吉布森说过“未来已来”。当前,我们已经看到智能模型在快速发展。我去德国的时候,看到大学所进行的科研工作大部分都是基于技术的支持,大学也会和其它的知名企业合作,企业所需的科研知识都是来自于大学的贡献。我们也在考虑如何创建一个超大型的大学或者是科研机构,能够将科研、产业和大学结合在一起,这将成为未来的发展趋势,全球科研合作也将会呈现出令人憧憬的场景。在这个过程中,可以看到不同的研究机构与不同的国家开展合作,教授会与不同国家和不同实验室进行合作,未来的学位或者培训可能在更广泛的范围内给予学生资质证明。未来可能很难确定发展趋势,但我们一定会面临一个更具竞争力的全球市场,作为市场中的一员,我们要去迎接这样的挑战。将来不管是通过人工智能或者是人本身来完成的产品,其实已经很难判别,这就是未来我们要面对的世界。我们必定会面临这样的场景,所以不必过多焦虑。

【本文系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校长布莱恩·施密特(Brian P. Schmidt)7月30日在世界大学校长论坛上的报告】

You May Also Like

More From Author

+ There are no comments

Add yours